周蓬安:呼吁监委彻查、医保局封杀行贿药企
2020-10-10 13:27:19
  • 0
  • 0
  • 5
  • 0
周蓬安:呼吁监委彻查、医保局封杀行贿药企
近日,一则判决书显示,河南省商水县人民医院一位医生利用职务便利,3年时间开具“步长”脑心通胶囊35962盒,非法收受陕西步长制药有限公司药品回扣款12.5万元。而陕西步长制药有限公司是上市公司步长制药全资子公司。(10月9日《中国新闻周刊》)
周蓬安:呼吁监委彻查、医保局封杀行贿药企
我曾经不止一次地说,目前中国药企唯一的推销手段就是“行贿”。包括行贿官员、行贿医生,甚至行贿药房工作人员。当然,后一种行贿有时候又不叫“行贿”,有时候叫“回扣”,有时候叫“学术推广费”。
2017年,有11家上市医药企业的销售费用超过10亿元人民币。在同花顺数据统计中发现,有53家医药企业的销售费用占比超过了30%,有8家甚至超过了50%。其中,海特生物、舒泰神、龙津药业的销售费用占比超过了60%。我曾就此撰文《药企销售费用高企,行贿占比究竟几何?》,认为“中国药品一般不需要多少研发,只需两大法宝:一是非处方药广告狂轰滥炸;二是处方药全程贿赂。”
因为中国药企几乎没有一家不行贿,因而此前也不大关注个别药企的行贿丑闻。特别关注步长制药,最早还是《中国亿万富翁之女650万美元买进斯坦福 身份疑曝光》一文,说的是步长制药公司董事长赵涛之女为上斯坦福大学而花费650万美金打通关节,事情败露后,被斯坦福大学开除。我就在想,制药的是真有钱,中国药企行贿搞习惯了,以为美国社会也吃这一套。当然,因为有行贿经验,败露后也能全身而退。
《深蓝财经》报道,2019年,76.5亿元销售费,用于市场、学术推广及咨询,占比94.66%;2020年上半年,34.88亿元销售费,用于市场、学术推广及咨询,占比94.68%。
上交所曾就步长制药2018年的销售费用下发问询函,步长制药回复称,公司在2018年度共组织市场活动1.9万余场,组织市场调研2.3万余场,组织学术交流活动2万余场。照此计算,步长制药2018年全年组织活动6.2万场,平均每天组织活动170场,每天花费2050万。

周蓬安:呼吁监委彻查、医保局封杀行贿药企

周蓬安:呼吁监委彻查、医保局封杀行贿药企

步长生产的药品真有技术含量吗?《新京报》披露,步长制药主要从事中成药的研发、生产和销售,主要产品涉及心脑血管疾病中成药领域。据该公司财报显示,2018年公司研发费用为4.8亿元,销售费用为80.36亿元,每天约支出2050万元用于“推广”。《深蓝财经》文章报道,步长制药的研发费一直从未超过5%。2020年上半年,公司研发费用不足1.8亿,销售费用是研发费用的21倍。
步长生产的药品安全吗?《步长集团背后的致富经:中药注射进体内治病靠谱吗?》一文披露,2018年步长制药主力产品丹红注射液营业收入为40.85亿元。截至2017年12月,丹红注射液因不良反应频发等原因,已明确被浙江省、安徽省等9个省份纳入了辅助与重点监控用药目录。
正是因为媒体曝光的、由中药注射液导致的医疗事故太多,我是坚持不懈地劝告周边人,坚决拒绝注射中药注射液。
针对《起底步长制药"金融帝国":毛利率多年维持"80% "》一文,我曾评论:中国药品行业十分变态,靠行贿润滑,疯狂掠夺民众财富。你勒紧腰带支持他们,他们却将赚来的巨额“黑心钱”转移境外,甚至转移至你天天痛骂的美帝。你支持“虚价”几倍、几十倍乃至超百倍的国产药,那就是实实在在的下贱。
药企靠行贿营销,导致药价几十倍、超百倍地增长,弄得老百姓“吃不起药、看不起病”,可以说怨声载道。那么,针对药企的普遍行贿现状,应该由哪个部门来管一管?
说句“掏心窝子”话,我是非常心疼各级各地纪J检监J察部门,他们因为抓贪T官工作量太大,任务特别繁重,都没有精力关注涉及医疗腐败这样的小事了。虽然涉及医药腐败早就是“全国一盘棋”,而且这种腐败都是全国人民心目中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事情,但凡事都有轻重缓急,他们要抓主要矛盾。但我还是希望,各级纪委监委还是要关注一下。
卫健J委责无旁贷,该管。毕竟你家的医生大量拿“回扣”,把自己弄成“卖药的”,然后是一盒药能吃好的,非要给患者开五盒,不但要了患者的钱,还害了患者的“命”,你们不管,就是失职渎职了。
我希望证Z监J会也能管一管上市的药企。那就是对上市药企的销售费用进行合理L性审S查。这是一条非常好的反F腐线S索, 因为这些费用绝大多数都被用于行贿或变相行贿H官G员、医生了,而且一定是有帐可查,办案极其简单。今天,就算我向证监会公开举J报了,希望你们在查处涉药、涉医方面建功立业,为这个机构立信、立威。
此外,我还建议国家医保局借鉴民间“企业反舞弊联盟”和“阳光诚信联盟”做法,对有“涉药”行贿行为的企业,一律打入药品集中采购“黑名单”,禁止其参与政府招标项目。当然,为了减少工作压力,也可以“既往不咎”,仅针对2021年1月1日之后行贿的药企。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