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开市场,让暴涨99倍的原料药去死
2018-08-08 09:00:32
  • 0
  • 1
  • 17
  • 0
周蓬安:放开市场,让暴涨99倍的原料药去死
8月7日,澎湃新闻(上海)《暴涨99倍的原料药:药企怕断供 只能老百姓买单》一文,仅标题就能理解,哪个市场开放的国家会有如此之高的暴利商品?哪个国家允许关乎民生的药品企业如此公开“抢劫”患者?因此,该文也再次将六年前时任卫生部部长陈竺的“九州风雷动,医改传佳音”打回了原形。
放开市场,让暴涨99倍的原料药去死
不用搞问卷调查,大家只要以切身体会,或者以身边人就医、购药经历评价目前的中国医疗业,只要你家里没有人享受完全免费医疗,你一定不会满意如今的“医改”结果。最新一轮医改以来,单位和个人缴纳的医疗保险费标准不断提高,财政投入据说也越来越多,可患者的负担缘何越来越重?根源就在于医药、医疗“漏洞”越来越大,整个医药、医疗行业腐败越来越严重,呈集团化、显性化趋势,而腐败的成本却要无数无辜的国人承担。
我曾多次公开表达过对中国医疗现状的不满:每谈“医改”,我总会产生一种难过感,不仅仅因为自己也会成为失败的“医改”受害者,也因为自己人微言轻,即使有“好点子”也派不上用场。尤其是每次看到普通患者因为交不起昂贵的治疗病,而从医院大楼跳下,甚至抱着孩子一起跳下的新闻时,人类心灵深处那个软肋总会被深深地拨动。此时,我也会产生一种害臊感,替那些管理医疗、医药的“药老爷”们感到害臊。
放开市场,让暴涨99倍的原料药去死
药品作为拯救生命的特殊商品,从事该行业的生产、销售、使用,原本应该是良心行业。可特色中国通过一大帮“药耗子”与一大帮“药老爷”勾结成奸后,却弄成了“抢劫”国人甚至毒害国人的暴利行业。此前不断看到药品在医院销售价与出厂价相差几十倍甚至超百倍的“丑闻”,今天再请看该文罗列出来的几种原料药的暴利程度:
1、肌苷被“总经销”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涨价:2015年7月,肌苷价格从92~95元/kg一下子涨到200元/kg,涨幅超过100%;今年7月涨到600元/kg。三年涨了5倍。
2、尿酸原料药价格几年前为30~40元/kg,近两年一度上涨到900元/kg。
3、马来酸氯苯那敏(又名扑尔敏,主要用于鼻炎、皮肤黏膜过敏及缓解流泪、打喷嚏、流涕等感冒症状)一个月涨到58倍,从400元/kg涨到23300元/kg。总经销还有另一个方案:“原料药供货价格涨一倍,但药品销售每片给他们返利0.05元。”
4、最高涨幅纪录被刷新:苯酚从230元/kg涨到23000元/kg,涨99倍。
这些原料药价格暴涨,是因为生产这些原料药的成本相应暴涨了吗?不是!
这些原料药价格暴涨,是因为这些原料药的科技含量高,研发费用高,需要分摊?狗屁!
这些原料药国外没有价格便宜得多的同类产品?当然有。
放开市场,让暴涨99倍的原料药去死
那么,我们的药品生产企业为什么非要使用国内“暴涨99倍的原料药”?道理很简单,澎湃新闻(上海)的这篇新闻里就十一次提到“垄断”二字。那么,在加入WTO十七年后的今天,这种关乎国计民生的商品,为何依然被国内几家企业垄断?背后无疑存在着一股“既谋财,又要命”的既得利益群体,这个群体是权和钱“ 苟合 ”而成。这个群体“臭不要脸”,对国人的苦难视而不见,只想自己发不义之财。
放开市场,让暴涨99倍的原料药去死
长期支持民族品牌,至今从未买过进口汽车,从未使用过苹果手机的笔者,也希望中国人使用国产奶粉、国产疫苗。但当我们意识到生产“问题疫苗”的奸商们不但对国人生命极不负责,同时还在以暴利“抢劫”国人的时候,我们如果继续支持这样的无良企业,那就是典型的“受虐狂”了。换位思考一下,“暴涨99倍的原料药”企业如此悠然、如此暴利地生存下来,有良知的企业凭什么还要投入研发费用?高某芳一家过着极度奢靡的生活,还以令人咋舌的价格盘剥刚刚温饱甚至“吃低保”的国民,这家企业主原本良心就坏得“流脓”,你还指望他们能生产出让你放心的产品?
有鉴于此,建议尽快出台《反暴利法》,然后以“零关税”、“零费用”方式彻底放开药品及其相关产业市场,让全世界的药企、原料药企业参与中国市场竞争,在中国设厂,让“暴涨99倍的原料药”等讹诈国人的药企去死。 (我的公众号为“ zhoupengan1 ”)
新闻链接:
暴涨99倍的原料药:药企怕断供 只能老百姓买单

放开市场,让暴涨99倍的原料药去死

  (长按以上二维码关注我的公众号)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