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润更高,贩毒的蠢货们快改行贩药吧
2017-08-08 11:58:03
  • 0
  • 0
  • 11
  • 0

周蓬安:利润更高,贩毒的蠢货们快改行贩药吧

8月8日,央广网一篇题为《家庭常用药涨价:部分药品价格翻倍上涨仍一药难求》的文章,与去年年底《央视调查6家大型医院:医生回扣占药价30%-40%》一起,“啪啪啪”地狠狠扇了中国药品管理机构的脸(假如他们还有脸的话),也为“央”字号媒体赢得了民心,赢得了荣誉,为“党的喉舌”这四个大字增添了光彩。

利润更高,贩毒的蠢货们快改行贩药吧

该文列举了几种常用药的价格变化,绝对比贩毒的利润还要高得太多:几毛钱一支的红霉素眼膏半年间涨到四块六;以往6毛钱一瓶的谷维素片涨到8.5元;治疗冠心病的立普妥以前每盒7块钱,如今60多;治疗急性非淋巴细胞白血病的高三尖杉酯碱注射液,1年前每支5元现在110元,价格暴涨20多倍。“救命药”平阳霉素安徽全省只有4盒库存;治疗重症肌无力“救命药”溴吡斯的明片从33元被炒到280元。利润更高,贩毒的蠢货们快改行贩药吧

大家都知道,“畸高”药价的危害性不仅仅表现在导致“看病贵”一个方面,更为严重的则是诱导医生不爱钻研医术、更爱卖药,“大处方”谋财害命、带来抗菌素泛滥等“逆潮流”现象。“畸高”药价还腐蚀了涉及药品管理的大批党员干部,祸害社会风气。

10年前,国家药监局第一任局长郑筱萸直接受贿仅40万元,虽然其家属受贿高达609万元,但作为部级官员,这个涉案金额也并不算太大,但一审还是被判处死刑。二审前夕,笔者曾撰文《坦白”救不了郑筱萸》,主要理由就是他祸害百姓太深了,中国司法此前曾有“不杀不足以平民愤”一说。有意思的是,《新华网论坛》编辑在推荐该文时,将标题改成了《板上钉钉,郑筱萸死定了》,简单明了。果不其然,最终二审维持原判,郑筱萸终于走向断头台。利润更高,贩毒的蠢货们快改行贩药吧

笔者在此再次揭示一个公开的秘密,那就是“畸高”药价正是导致中国无法推行全民免费医疗的罪魁祸首。在此,我还要再次批评世界卫生组织前任总干事陈冯富珍,她近期竟“瞪眼说瞎话”,盛赞“中国医疗卫生体制改革取得的成就是有目共睹的。很多国家都在向中国学习。”半年前,笔者就曾撰文《大赞中国医改,陈冯富珍晚节不保》。现在看来,我是绝对没有冤枉她。利润更高,贩毒的蠢货们快改行贩药吧

有关医改话题,笔者在多年前就曾狂言,如果不能让药品及医疗器械、辅材的价格“回归到”市场应有的位置,任何被吹得天花乱坠的“医改”方案都必将以失败而告终。

针对“廉价药”、“救命药”频繁断供的消息,一些狗屁专家总是急不可耐地鼓噪“价格太低”。实际情况绝不是这样。这些“廉价药”、“救命药”凭现价销售,合理利润都是可以得到保障的,即使价格确实偏低,价格翻倍总可以确保了吧?这些“断供”后动辄涨价几十倍的药品,哪里是因为成本原因?利润更高,贩毒的蠢货们快改行贩药吧

很明显,这些“低价药”因为没有用于行贿的空间,采购部门就不愿意采购,医生也不愿意使用,导致供需不畅。反之,药品中标价越高,回扣空间就越大,就越能激励医生多开处方,药品的销量也就越高。

我可以十分负责任地说,中国药品市场逆市场规则而为,反现代文明而动,在全球绝对独一无二,不但找不到第二个药品市场如此混乱,也找不到第二个行业如此混乱,更找不到第二个大类商品如此暴利(包括制毒贩毒)。

中国药品价格究竟“畸高”到怎样令人咋舌的程度?我曾举两例说明:2012年:开封康诺药业有限公司生产的“骨瓜提取物注射液”,5毫升的出厂价不足1元/支,医院销售价最高81元多,差价80多倍;2毫升的出厂价在0.39元/支,医院销售价却高达41.57元,差价105倍以上。利润更高,贩毒的蠢货们快改行贩药吧

我们再从普遍性看“畸高”药价。去年年底,央视曾曝光某批发市场的基本行情,其中“上海市药品中标价一般是市场批发价的5倍左右,最高的超过了10倍”。

中国药品长期存在的“变态型涨价”现象,只要是中国人都会感到不可思议,即使那些享受全额医疗报销的特权阶层,也能通过“药店比粮店多”得到体会。满街都是药店,不是中国人都病了,而是管理药品的机构、官员们病了,而且患的是重病。这些药店一般都在街面上,租金都很高,没有暴利根本无法支撑。

写到这里,我是突发奇想,那些冒着杀头风险的“毒贩子”实在是愚蠢到家了。在中国贩药利润比贩毒更高,而且坐牢的风险极低,你们这些“贩毒”的蠢货,为何还不赶紧改行贩药? (我的公众号为“zhoupengan1”) 

新闻链接: 

家庭常用药涨价:部分药品价格翻倍上涨 仍一药难求

利润更高,贩毒的蠢货们快改行贩药吧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