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蓬安:支架1.3万降至700,“带量采购”功德无量
2020-11-06 15:16:11
  • 0
  • 1
  • 7
  • 0
周蓬安:支架1.3万降至700,“带量采购”功德无量
价格降至千元以下!11月5日,国家组织冠脉支架集中带量采购结果在天津开标,产生拟中选产品10个,支架价格从均价1.3万元左右下降至700元左右。(11月5日《人民日报客户端》)
周蓬安:支架1.3万降至700,“带量采购”功德无量

下午看到这则新闻,我在会议休息期间发了一条微博:功德无量!应该为成立才两年多的国家医保局请功!“高药价”、“高价医疗器械”现象,长期以来被看作不治之症。而国家医保局创新工作方式,推行“带量采购”,无疑就是专治“高药价”、“高价医疗器械”的老中医。
这两年多以来,三次药品带量采购,药品价格最多下降98%,参与集中采购的药品每次平均下降至少五成多。
此轮支架带量采购,与2019年相比,相同企业的相同产品平均降价93%,国内产品平均降价92%,进口产品平均降价95%,按意向采购量计算,预计节约109亿元。想想此前的“水分”有多大?此次带量采购,挤干水分,受益的是全国普通百姓。
笔者关注中国医药、医疗、医改差不多有20年,一直对低收入的中国老百姓长期面对“高药价”和畸高的医疗成本感到痛心疾首,甚至在新一轮公立医院改革初始,就曾在某座谈会上狂言“如果不能将药品价格降下来,将医疗成本降下来,任何吹得天花乱坠的医改方案都必将以失败而告终”。
2013年12月,笔者将《建言总理:以大幅度降药价为切入点,推进医疗改革》一文提交民盟中央“民生论坛”,应该是迎合了中央的医改思路。2016年4月6日,李总理在国务院常务会议上明确表示,要把“药价”作为深化医改的“突破口”。
从首任国家药品监督局局长郑筱萸因为乱批新药(数量是美国、欧洲的十多倍)被执行死刑,到随后该系统及国家发改委价格司腐败案频发,这些腐败官员和那些看不起病“等死”的患者,共同成为炮制“高价药”的受害者,实在是可悲。
2018年国务院机构改革新设立的国家医疗保障局,真是不负众望。虽然运转才两年多时间,但与以往截然不同的管理模式,让我看到了管理层有与此前腐败、堕落的“潜规则”决裂的决心,让我看到中国医药、医疗、医改、医保正朝着有利于患者的方向发展。
2018年11月15日,经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同意,国家组织药品集中采购试点,试点地区范围为北京、天津、上海、重庆和沈阳、大连、厦门、广州、深圳、成都、西安11个城市,药品带量采购的“4+7”模式横空出世,让我看到了中国医改的正确方向,让我看到了药品价格将会呈现“断崖式下跌”的美好前景。
2018年12月6日,“4+7”城市药品集中采购进行议价谈判取得了实质性进展。例如,正大天晴的乙肝抗病毒药物恩替卡韦分散片,降价96%,阿斯利康公司的吉非替尼,肺癌靶向药,降价75%。此轮竞标成功的25个品种中,相比上年采购价平均降幅高达52%。
2019年9月24日,国家医疗保障局发布消息称,随着当日二十多个省、区进行药品联合招标采购,国家组织药品集中采购和使用试点范围由11个城市扩大至全国。
随后,囊括全国范围内的首轮带量采购涉及到的25种中选药品,平均降价幅度达到59%,尤其是糖尿病、高血压、乙型肝炎等常见慢性病药品降幅较大。如治疗慢性乙肝的恩替卡韦分散片从10.82元/片降至0.196元/片,降幅达98.19%;降血脂的阿托伐他汀钙片从4.44元/片降至0.13元/片,降幅达97%。
媒体前天报道,第三批带量采购于本月执行,共计55种药品、191个产品,涉及高血压、糖尿病、恶性肿瘤等药品品种,平均降价高达53%。
这次将支架价格从均价1.3万元左右直接降至700元左右,预示着“带量采购”已由此前的药品,扩展到医疗器械,随后还应该会扩展至医疗辅材。这样的一个大幅度降价,不但为患者带来福音,也会避免一些官员和医务人员走向邪路,无疑是一项利国利民,同时也利官、利医的好举措。
因为药品“回扣”,医生就使劲开“大处方”,将自己弄成“卖药人”;因为支架有巨额“回扣”,一些无良医生就人为给患者多装几个。此前有报道,济南一患者因为心梗接受了支架治疗手术,先后被放进7个支架,花了十几万元。而专家指出,“支架放3个以上就失去临床意义,放7个纯粹变成卖支架。”就心脏病治疗而言,搭桥手术是最好的方案。但医生为何不愿做搭桥手术而乐意放支架,就因为“每个支架医生能拿到10%至15%的回扣”、“每给病人放一个进口支架,医生至少能拿到2000元”。
这些医术都应该不会错的医生,哪里需要这种“黑心回扣”?拿这种钱不仅有损道德,更会触犯法律,让自己“人上人”做不成,只能做“人下人”,后悔一辈子。
去年5月,一篇题为“苏大附一副院长捞钱上亿被抓,折射出中国医疗严峻现状”的文章透露,苏州大学临床医学研究院副院长,苏大附一院大内科主任、心血管内科主任杨向军因乱装支架并收回扣遭博士生举报,并“当场被抓”。引发了各界的关注。随后,苏州市人民检察院依法以涉嫌受贿罪对杨向军作出逮捕决定。
如果再早几年对支架实施“带量采购”,不但更多患者能得到及时救治,杨向军也不会因此被逮捕,中国也就不会损失一位医术精湛的专家。有鉴于此,国家医保局是真的无愧于我这样喜欢批评的资深网友给他们请功。当然,国家医保局为人民做了点好事实事,也是得益于党中央、国务院的正确领导。我们相信,有党中央的坚强领导,我们的医改一定会走向惠及14亿中国人民的光明大道。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