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蓬安:处理高考作弊案,山东官员比山西官员幸福
2020-07-19 21:27:59
  • 0
  • 0
  • 3
  • 0
周蓬安:处理高考作弊案,山东官员比山西官员幸福
近日,山西临汾市尧都区人民检察院依法对临汾市教育局党组成员、总督学苏迎泽以涉嫌伪造国家机关证件罪作出批准逮捕决定。案件正在进一步审理中。此前,苏迎泽因牵涉“仝卓事件”被山西省临汾市纪委监委通报。(7月19日《央视新闻》)
周蓬安:处理高考作弊案,山东官员比山西官员幸福
第一阶段通报初步处理意见时,绝大多数涉案官员都是受党纪政纪处理,这对他们来说其实并无多大损失,对“干坏事”的官员并无威慑作用。但也有“悲催”的两人被立案侦查并采取强制措施,除了苏迎泽外,还有一位是他在担任临汾市教育局基础教育科科长时的属下彭波,当时通报彭波因涉嫌犯伪造国家机关证件罪,被立案侦查并采取强制措施。苏迎泽被批捕了,彭波的情况如何?估计不久也会有消息。
早在5月29日,媒体曝光了艺人仝卓自曝高考时将“往届生”改为“应届生”身份,此言论引起舆论指责其高考舞弊。仝卓称当时心仪的高校要求应届生身份,于是“通过一些手段”修改了考生身份。
针对此事,我在《26岁的仝卓,依然是个“巨婴”》一文中就指出:这孩子虽然出名了,但依然是一“巨婴”。要知道,就这么随口一爆料,得有多少叔叔、阿姨、伯伯、大妈要“倒霉”了,甚至就此失去“铁饭碗”,并在监狱里住上一阵子。
现在看来,苏迎泽是大概率要“蹲监狱”了,而彭波在看守所也已经待了一个多月。原本很体面的生活不再有,如今受这个“活罪”,肯定是“肠子都悔青”了。
说实在话,苏迎泽被批捕纯粹是“活该”。追究其刑事责任,也体现出“有法必依”的司法原则。但我甚至认为,“仝卓事件”涉案人员应该受到司法处理的,还应该包括绝大多数此前受到党纪政纪处理的人。
当然,相比较山东系列“顶替案”的处理结果,山西临汾对“仝卓事件”涉案人的处理结果算是较为严厉的了。因为山东任何一件“顶替案”,对社会的危害程度都远超仝卓“往届生改应届生”案。因为将仝卓的“往届生改应届生”,根源在于当时荒唐的高考制度所致,真不能过分怪当事人。
将“往届生”改为“应届生”身份,其实与“高考移民”一样,也是教育公平未能实现所带来的副产品。在《低标准招收国际生,是搞“虚假繁荣”》一文中,我曾对制造“教育不公”的行为进行过批评,而在多年前,我还曾撰文《纷纷改民族,汉族变劣等?》和《“北京人的清华北大”,扯的是“均衡教育”的淡》,对人为制造教育不公,政策性诱导“高考移民”的错误做法进行过抨击。
而问题严重得多得多的山东各种“顶替案”,却处理得相当的温柔。比如“2起冒名顶替上学事件”处理结果,虽然有46人被处理,但仅有两名“顶替者”与她们的父亲被采取强制措施,另有两名官员“正接受纪检监察机关审查调查”,其他人仅受到党纪政纪处理。
闹得沸沸扬扬的“苟晶被顶替事件”的处理结果,也是“顶替者”及其父亲被“立案侦查并采取强制措施”,两名官员“目前正接受纪检监察机关审查调查”。
尤其令人难以容忍的是,针对“11岁男孩顶替退伍军人岗位”一案,牡丹区应急管理部门回应称,冒名者邱之豪已因谋取不正当岗位被“除名”开除公职。另外,其父亲也已被免去校长职务,并受到党纪处分。
“建军节”之前,我再次提一下。这样一个“涉军”案件应该说是非常严重的,但处理起来仍表现出典型的“无所谓”。邱之豪领取了20多年工资,至今累计应该超过百万,至少也涉嫌诈骗罪了吧?还有那些官员伪造假证、滥用职权,也都未见处理,实在是太奇怪了。
山东的这些“顶替案”,如果发生在古时候的历朝历代,都必然有多人走向“断头台”的,而在现代文明的大山东,涉案人员却不用遭受实质性的处罚。那些受到党纪政纪处理的官员,无论在职还是退休,都依然能享受到远高于城市一般居民的物质待遇。
对照山东、山西对高考作弊案的处理态度,我不禁产生了一个感慨,那就是“山东官员比山西官员更幸福”!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