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蓬安:小学女生课后坠亡,因钱“缺爱”老师难辞其咎
2020-06-19 13:07:32
  • 0
  • 1
  • 2
  • 0
周蓬安:小学女生课后坠亡,因钱“缺爱”老师难辞其咎
6月18日,江苏省常州市金坛区教育局发布通报,正式对坠楼女生缪某某班主任、金坛河滨小学教师袁某某展开调查。金坛教育局《关于对教师袁某某展开调查的通报》称,近日,媒体报道和网友反映,金坛区河滨小学教师袁某某存在曾经收受微信红包、校外补课,体罚学生等行为,区教育局决定对该教师展开调查并将依据调查结果依法依规处理。
周蓬安:小学女生课后坠亡,因钱“缺爱”老师难辞其咎
一直在关注该事件。缪某某的不幸离世,是一件十分悲哀的事情。看了几篇缪可馨的文章,发现这是一名语文水平很不错,明辨是非,而且充满正义感的孩子。这孩子长大了大概率不会成为“无脊椎动物”,可她却过早地被所谓的“正能量”弄夭折了。我担心那些将揭露社会黑暗统统说成“负能量”的老师和官员,儿女、子孙也会出现缪可馨的遭遇,然后去学校拉横幅“讨公道”,被警察带到派出所,出来后求助于那些被他们认为“负能量”的网友。
该案还有一个特别令人难以接受的现实,那就是缪可馨的同班家长们那“猪狗不如”的点赞,还有已经被培养成“无脊椎动物”的同学们的沉默甚至为老师做“伪证”。
堕落啊!这简直就是一个没有“是非感”的社会。下午我还看到另一篇报道人性堕落的新闻,说的是山东聊城的王丽丽(曾用名王丽)在1996年考取聊城农业学校,后被人顶替。现顶替者系该街道办党委委员负责组织工作(副科级),已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其同事称,王丽已被撤职得到应有的处分,但现在两败俱伤,双方应提前协调。
顶替者这名同事也应该是名公务员,可他同样没有“是非感”。如果你上大学的机会被他人“顶替”,你拿点钱就算了?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如此颠倒黑白,竟然成为社会风尚,实在是悲哀!
“小学女生课后坠亡”事件之所以持续这么长时间未能得到解决,还因为有关部门不愿意正视事实所致。昨天,我在《用挖掘机拆校门,这名城管局长太“霸道”》一文中特别写道,中国有个古老的成语叫“官官相护”,意思是指官员之间互相包庇。中国还有一句古老的俗语叫“民不与官争,穷不与富斗”。
就常州“小学女生作文课后坠亡事件”的处理进程看,官方显然是坚持站在袁老师一边。我理解,一旦认定涉事老师在该事件中需要承担责任,那学校也就难辞其咎,甚至教育主管部门也无法完全推卸责任,因此导致教育局、学校和老师结成了“利益共同体”,能“庇护”好袁老师,也就是“庇护”自己,因此必须用力。
可互联网的开放性,让官方的每一步处理情况都暴露在大庭广众之下,甚至会有更多的人站出来,让问题一步一步明晰起来。从“学校此前未发现涉事老师袁某有违规情况”,到“涉事教师承认曾掌掴坠楼小学生,孩子曾称感到很伤心”,再到“至于新发现的体罚、办辅导班、收红包等行为,会作为日后师德师风专项调查中的证据”,都是应付社会舆论的常规举动。而校长称“涉事教师业务能力强,与其他老师相处正常,未听闻二人不和”,更是十分巧妙地在为袁老师“背书”。
袁老师收缪可馨父母500块钱“红包”,虽然很不应该,但在当今中国似乎也算不上什么大事。但袁老师开作文辅导班,逼自己的学生花钱听课,不花钱就给“小鞋”穿,这就是利用对学生的控制权实施胁迫了,实质上就是“全力抢劫”,在任何地方都是“高压线”。
今天《数名往届生举报常州5年级女生坠亡案涉事老师:曾被脱下裤子抽打,她心情不好就扇脸》一文报道,涉事老师袁某某曾教过的数名学生发文举报其师德师风存在问题。一学生实名举报称,他曾被袁某某叫到办公室脱下裤子抽打,还曾被水泼脸上。另一名学生称,她心情不好就扇脸。
区教育局这是被抵到墙角了,不面对现实是不行了,不做出处理的态度就更加不行了,因此“决定对该教师展开调查并将依据调查结果依法依规处理”。
针对老师虐待孩童事件,我一直在呼吁老师们“你可以不爱,但不能伤害”。面对这些弱小且无助的孩童,你怎么能下得了手?多行不义必自毙,很多教师因漠视学生的权益而丢了饭碗,坏了名声,进了监狱,我想他们到了那时就真的是后悔莫及了。
就袁老师而言,对孩童们施暴估计已成习惯,因此才会在事发后遭到数名往届生的举报。我虽然支持过去先生拿戒尺打学生的小手掌,但对学生“曾被袁某某叫到办公室脱下裤子抽打,还曾被水泼脸上”感到不可思议,对掌掴一名八、九岁的小女孩感到不能容忍。你作为老师,和学生能有多大的仇恨?更何况你也是一名母亲,也应该有母性啊。要知道,孩子被你掌掴后,心灵上会留下多么深刻的阴影?
谁给钱对谁好,谁给的钱多对谁好。为了钱而“缺爱”的袁老师,对缪可馨的死亡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我不看好袁老师的未来。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