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蓬安:武汉市场公开卖青蛙,市管局尸位素餐
2020-09-02 21:46:43
  • 0
  • 0
  • 1
  • 0
周蓬安:武汉市场公开卖青蛙,市管局尸位素餐
近日,湖北武汉。在天声街菜市场、长春路菜市场,有多个商家贩卖野生青蛙,价格一斤25元到30多元。有市民对菜场卖野生青蛙表示担心。市场监管局工作人员称,知情者可来电举报,将派工作人员去调查。(8月31日《澎湃新闻》)
周蓬安:武汉市场公开卖青蛙,市管局尸位素餐
因为新冠病毒,武汉封城的前一天,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主任高福在国新办新闻发布会表示,从现在来看,病毒来源就是海鲜市场销售的野生动物,这个野生动物的病毒也在逐渐适应,这也符合人类对这一类冠状病毒的认知。
微博V用户创作中心推出话题#支持禁绝野味市场#。我也写了一条“长微博”,全文如下:
禁绝野味市场,相信即使在SARS、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发生之前,绝大多数民众都会持支持态度,更不要说动物保护组织了。因为市场上销售的野味,很多都是国家保护类动物,那么这件事就应该由政府来做,而且也是政府应该做的事情。当然,在这些事情是需要首先通过立法来规范的。
中国不少地方有个不好的饮食习惯,那就是什么都敢吃,比如南方有些地区吃猴头,全国很多地方吃鼠肉。还有就是在饮食上追求猎奇,甚至以食用昂贵的食材来体现身份,如华人中喜欢使用鱼翅、燕窝、熊掌、穿山甲等并非具备特殊营养成分的东西,因而带来商贩是什么都敢卖,一点敬畏心都没有。
武汉人有吃青蛙的习惯,这个我是亲眼所见而且印象特别深刻。上世纪80年代,出身农村的我在武汉位于古田三路的某军校就读,一次从菜市场路过的时候,就看到很多青蛙不但被售卖,即将成为某些市民餐桌上的佳肴,更为残忍的是,已被剥皮的青蛙却仍在那里跳跃。被剥皮青蛙的那种惨状,让我这个农村娃感受到了那些小贩的残忍,感受到了人类的残忍。
我们都知道青蛙对灭虫是有益的,都知道青蛙对农产品有益,对人类没有任何危害性。可那些“馋嘴”的人,却还是要这么伤害它们。问题是,你疯狂地吃不该吃的动物,这些动物处于自身种群的保护,或许就会做出应激反应,释放毒素以报复人类,让你不敢继续对它们下手。
因此,即使我们不再高调地谈动物保护,也不阔论“人与自然和谐相处”,仅仅是为了人类自身的安全,也该善待野生动物,不要随便地去吃它们。
同时,笔者还有一个目前仍不能被普遍接受的担心,那就是中国越来越多,已经成“患”的宠物,因为人类过度地与它们亲近,会不会有一天也给人类安全构成威胁?我总是认为,人类与异体之间的“零距离”接触是不安全的,人类应与动物保持一定的安全距离。笔者甚至认为,人类爱动物的最好方式,就是设法让动物去它们该去的地方,而不是被人类圈养。
青蛙一般属于三级保护动物,但一些特殊的种类如虎纹蛙属于国家二级保护动物,值得注意的是青蛙是国家禁止捕杀的保护动物,几乎所有种类都是消灭森林和农田害虫的能手。
看到武汉市场监督管理局的公开答复,真是令人大跌眼镜,这样的回应是极不负责的。这些青蛙都是摆在街上大张旗鼓地叫卖,市场监督管理局作为干部总人数仅次于公安和税务的第三大执法机关,平时都不到市场上转悠,都坐在办公室里监督,非要等有举报才去调查?
武汉市市场监督管理局显然忘记100天前由武汉市人民政府发布的《关于全面禁止食用野生动物严格野生动物保护管理的通知》。人家媒体收集了那么多售卖青蛙的摊贩,都准备报道了,电话采访你们,你们竟然还好意思提“知情者可来电举报”。你们平时的做法,是不是如果没有举报,你们看到了也不管?我在想,这恐怕才是该地多家商贩公开叫卖青蛙的重要原因。我送你们四个字:尸位素餐。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