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豪“口渴了可以去公厕”,是啥新物种?
2018-07-07 11:31:07
  • 0
  • 0
  • 5
  • 0
周蓬安:自豪“口渴了可以去公厕”,是啥新物种?
进入7月,暑意渐浓。3日晚,江苏省宿迁市宿城区人民广场上的“街坊公舍”中挤满了消夏的人们。多功能厅中,几位年轻人靠着手机充电站,一边充电一边“追”着最新的番剧;50英寸的网络电视播放着世界杯的比赛,几位市民正进行着点评。整个公舍中充满了欢声笑语。(7月6日《中国新闻网》)
自豪“口渴了可以去公厕”,是啥新物种?
中午看到这篇题为《江苏宿迁“厕所革命”:可以读书看报看世界杯,成了街坊公舍》的文章后,随手“微评”道:建议宿迁市领导,尽快将市委市政府食堂也搬进来,那样就能毫无疑义地显示贵市“厕所革命”成果了。一个远称不上“发达”的城市,如此浮夸究竟为哪般?厕所就是供市民应急之用,多弄几个,打扫干净就可以了。
因为腾讯微博、人民微博依然有140个字的限制,我只能这么简单地表达下自己对“厕所革命”的看法。这里需要补充说明一下自己的态度,认为“厕所革命”确实非常重要,但我们可以用更为经济的手段解决这些问题。具体做法其实非常简单,那就是让沿街党政机关、银行、药店等单位学习肯德基、麦当劳,将单位厕所向社会开放。当然,在一定范围内布局公共厕所,也是城市必须的,但应该以经济适用、便于后期管理为准则。
中国新闻网这篇文章有两幅配图及下面的文字,将该公厕的“高大上”真实地表现了出来。一张图的说明是“在宿迁市张家港实验小学‘街坊公舍’,市民在图书室阅读”,另一种写道“‘街坊公舍’内一名学生在玩益智游戏”。
自豪“口渴了可以去公厕”,是啥新物种?
自豪“口渴了可以去公厕”,是啥新物种?
在公厕里配置图书室,这恐怕也是“中国第五大发明”了。而让学生在公厕里玩益智游戏,我是真的担心会弄得孩子们上学时产生“公厕依赖症”,总是想着上厕所。
笔者之所以说这么做过于浮躁,就因为在传播手段十分发达的今天,不可能有多少人去这个地方借书、看书,你那个图书室也不可能藏太多的书籍;孩子们连作业都愁着做不完,因此也不会有多少孩子去公厕玩智力游戏。这些东西,无非是应景之物,哄哄上级领导开心倒是完全可以,但要让网民“叫好”,肯定无法做到。
实际上,这种所谓的公厕,仅仅是“挂羊头卖狗肉”的玩意儿。这种被命名为“街坊公舍”的公厕,其实根本就不是公厕,而是类似于一个免费的公共会所,会所里面配有干净的“洗手间”而已。如果再看看那台自动售卖机,就更像一个商场,里面配有干净的“洗手间”。
自豪“口渴了可以去公厕”,是啥新物种?
其实,这也可以成为“街坊公舍”持续发展的一种运营模式,而且可以推广到其它城市。看到新华社所拍宿迁市张家港实验小学“街坊公舍”外景,其建筑面积应该是相当吓人,如果其它设施真的不错,完全可以划出一部分作为便民店,然后对外招租,由承租人负责“街坊公舍”的日常管理。如果位置好的话,政府不但不需要支付日常管理费用,甚至还能赚钱补贴那些位置不好的“街坊公舍”。
但即便如此,我还是不赞成将公厕弄成“街坊公舍”,这么干实在是过于奢华,过于浪费。我更不赞成媒体肉麻地吹捧“街坊公舍”的文字:“对于现在的宿迁市民,口渴了可以去公厕,要取钱可以去公厕,想读书看报也可以去公厕。公厕,这个曾经在城市中地位尴尬的场所,渐渐成为了大家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以上文字完全无视城市现状。因为在一个近乎家家都有卫生间的城市,市民动不动就往公厕跑,那不是有病吗?公厕对于本地居民而言,无非是外出时解决“内急”的场所,如果一个人在家待得好好的,特意去公厕买水、取钱,又暴露出该市商业网点、银行网点不配套的弊端。当然,中国媒体总是“顾头不顾腚”,表扬了这头却很自然地暴露了那头的问题,至少他们从来都不考虑这些的。
更为严重的是,以上文字完全失去基本的价值判断能力,尤其是“口渴了可以去公厕”,简直令人难以容忍。记得微信热文《手机上的细菌比厕所马桶还脏!赶快清理一下你的手机吧!》,就有网友回应作者,我敢用舌头舔手机屏幕,你敢用舌头舔厕所马桶吗?这么写,无疑会导致正常人“倒胃口”。中国新闻网这篇文章写“口渴了可以去公厕”的时候,无疑是带着完全正面的心态在写,丝毫没有“倒胃口”的意思。因此我就感到纳闷,自豪“口渴了可以去公厕”,你究竟是什么新物种? 我的公众号为“zhoupengan1
新闻链接:
江苏宿迁“厕所革命”:可以读书看报看世界杯,成了街坊公舍

自豪“口渴了可以去公厕”,是啥新物种?

  (长按以上二维码关注我的公众号)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