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蓬安:大陆芯片产业的克星,是《瓦森纳协定》
2020-09-08 13:35:07
  • 0
  • 0
  • 6
  • 0
周蓬安:大陆芯片产业的克星,是《瓦森纳协定》
据报道,一位国防部官员近日称,特朗普政府正在考虑是否要将中国最大的芯片制造商中芯国际(SMIC)加入贸易黑名单。五角大楼女发言人说,国防部正在与其他机构合作,确定是否需要对SMIC采取行动。届时,美国供应商在向SMIC供货前,或需要申请特殊许可。(9月6日《新浪科技》)
周蓬安:大陆芯片产业的克星,是《瓦森纳协定》
中美关系恶化,美国一定会从打压部分高科技企业走向全面打压中国高科技企业。中芯国际此前小心翼翼规避华为,甚至网传不再给华为供货,但还是逃不过美国的制裁。
虽然我们都知道中芯国际是中国大陆芯片制造业的金牌企业,百度百科显示其“提供0.35微米到14纳米制程工艺设计和制造服务”。但是与台积电的差距,实在是太大了。公开资料显示,台积电已生产出10亿颗7nm芯片,并掌握5nm制程工艺,明年可看到3nm产品,正在为2纳米芯片晶圆厂收购土地。
中国大陆高科技产业将面临芯片危机,这是毋庸置疑的。昨晚微博话题#华为余承东谈芯片#披露,华为消费者业务CEO余承东近期表示,麒麟9000芯片,只生产到9月15号,还会上市,但是数量有限。据悉,台积电正在24小时不停歇生产。因美方禁令,台积电将在9月14日之前将相关芯片全数出货给华为,之后就无法再与华为有业务往来。华为具备芯片设计的自研能力,不具备生产能力,所以一直以来都由台积电等厂商代工。
对此,我写了一条“长微博”,这里再增加一些内容发布:
余承东说了一半真话、一半假话。一半真话是,台积电不敢再给华为代工之后,华为原有的设计自研能力也就失去了作用,9月15日之后就再也没办法生产麒麟9000芯片了。
而余承东的一半假话是“在全球化过程中只做设计是教训”。我们可以这么看问题,如果华为同时也学台积电做生产,能行吗?
首先我们要知道,生产芯片需要技术含量极高的光刻机。有不少外行说中国连“两弹一星”都搞成了,还生产不出芯片?其实,生产芯片比制造“两弹一星”的难度不知道要大多少倍。有些人认为有钱就能生产出先进的芯片,这完全是外行话。华为董事长任正非就曾说过:“芯片不是说搞就能成的!砸钱没用,更急不来”。
生产芯片的复杂性和国际合作问题,网上有很多文章,我不再赘述。不说台积电与三星、英特尔一起,曾注资荷兰ASML,因此拥有光刻机的优先购买权。即使华为拥有生产技术,你能买到先进的光刻机吗?我这里向大家介绍一下《瓦森纳协定》。
二战结束后,以美国为首的同盟国为了制约苏联等共产主义国家,缔结了一个“巴黎统筹委员会”(简称“巴统”),禁止将西方的军事、尖端科技、稀有物资卖给社会主义国家。随着苏联于1991年解体,1994年4月1日,“巴统”正式宣告解散。
冷战结束后,包括“巴统”17国在内的28个国家于1995年9月在荷兰瓦森纳召开高官会议,决定加快建立常规武器和双用途物资及技术出口控制机制,弥补现行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及其运载工作控制机制的不足。在美国的操作下,33个国家在奥地利维也纳签署了《瓦森纳协定》。
《瓦森纳协定》又称瓦森纳安排机制,全称为《关于常规武器和两用物品及技术出口控制的瓦森纳协定》,目前共有包括美国、日本、英国、俄罗斯等42个成员国。尽管“瓦森纳安排”规定成员国自行决定是否发放敏感产品和技术的出口许可证,并在自愿基础上向“安排”其他成员国通报有关信息。当然,美国是如何“安排”的最终操控者,当“瓦森纳安排”某一国家拟向中国出口某项高技术时,美国甚至直接出面干涉。目前,中国、朝鲜、伊朗、利比亚等均在这个被限制的国家名单之中。
随着美国加码制裁华为,人们开始关注光刻机。去年11月,《ASML放中芯国际的鸽子?1.2亿到账为何不交付光刻机,原因有三个》一文就写道,中芯国际在ASML定制的这台7nm机器,由于目前贸易战正酣,可能存在各种因素的制约,也可能是ASML故意拖延。
实际上,面对愿意出高价的中芯国际,ASML肯定也会心动的。但无奈荷兰政府一直不签发《出口许可证》,这就没办法做这笔生意了。而荷兰政府迟迟不签发《出口许可证》,应该是迫于美国的压力,更是受到《瓦森纳协定》的约束。
如果中美关系继续恶化,美国对中国高科技企业的制裁力度还会加强,甚至会逼一帮“小兄弟”站队,加入到制裁中国高科技企业当中去。而没有先进的光刻机,就无法生产出先进的芯片。可生产光刻机的难度,甚至不是任何一个国家可以独立完成的。那么,要想暂时化解芯片危机,也只能等中美关系有了实质性的好转;而要想永久性地化解芯片危机,甚至只能等废除专门针对中国的《瓦森纳协定》。
当然,中国科技工作者有着非常强的创造力,如果西方发达国家集体“抱团”,逼着我们不得不搞“内循环”,说不定中国科学家能另辟蹊径,搞出一种更为经济、可靠的芯片替代品。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