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蓬安:年轻人不喝茅台因为“没长大”?真会拉仇恨
2020-08-26 14:19:00
  • 0
  • 0
  • 1
  • 0
周蓬安:年轻人不喝茅台因为“没长大”?真会拉仇恨
8月20日,贵州茅台前董事长季克良在一档访谈节目中表示,年轻人不喝茅台酒,那是还没到时候,20多岁还在玩,小孩子不懂事,不晓得需要好酒喝。在茅台buff的加持下,言论一出,引来网友热议。(8月25日《观察者网》)
周蓬安:年轻人不喝茅台因为“没长大”?真会拉仇恨
百度百科显示,季克良出生于1939年4月,如今已是81岁高龄的老人了。他在公开场合下说出这种“何不食肉糜”的话,我真的怀疑他已经患上了“老年痴呆症”。否则作为一名资深的共产党员,一名长期担任茅台集团领导,并荣获1992年、1995年全国食品工业优秀企业家;全国“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全国劳动模范;贵州省有突出贡献的优秀专家;贵州省有突出贡献的国企经营管理者;中共十五大代表,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的高级知识分子;荣获70年70企70人“中国杰出贡献企业家”称号的季克良,怎么会公开“拉仇恨”?
说句绝大多数网民都会认可的话,因为普遍存在“买的人不喝,喝的人不买”这么个古怪现象,茅台酒其实是货真价实的“腐败酒”。三年前,我曾发表过《可将茅台股价作为中国“清廉指数”》一文,针对新闻《贵州茅台股价16年涨了83倍现在买还能赚吗?》评论道:茅台的价格变化、股价变化,与中国社会腐败程度成正比。这16年,中国腐败成本虽然没涨83倍,但至少也是几十倍。我定位茅台为奢侈品,基本上是买的人不喝,喝的人不买。茅台若价格再翻一番,估计更难买。
我认为,“透明国际”发布的清廉指数,很多时候并不准确。比如“闷声”大肆腐败的时候,他们不知道,也就不会统计在腐败指标里面;而当你查处力度特别大,贪官纷纷被揭露时,反而增加的了腐败程度。这种时间的滞后性,决定了清廉指数反映的实际情况与当年情况严重不符。而如果以茅台酒的股价作为中国“清廉指数”,反映出的情况应该是相对科学。
7月16日,白酒股全线重挫。人民日报海外版旗下《@学习小组》发布文章质问:茅台酒凭什么成为官场腐败硬通货?文章指出,酒是用来喝的,不是用来炒的,更不是用来腐的。无论是贵州茅台、西藏虫草、新疆和田玉,还是其他名贵特产,都要让商品价值回归市场,不再成为权力的供品,这也是对党员干部最大的保护。
中纪委专题片曾报道,贵州省委原常委、副省长王晓光家中四千多瓶茅台堆满一间房,为了销赃,他把年份酒分批倒入了自己家里的下水道。看到他弯着腰在卫生间里倒这些酒,他的妻子感叹,扔也扔不掉,喝也喝不了,送也送不完,倒也倒不尽,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啊!
说茅台酒是“腐败酒”,还不仅仅表现在“喝”和“倒”这些方面,还表现在茅台集团高官不断“落马”上。就在今天,澎湃新闻题为《刘自力获刑11年半背后,茅台集团还有哪些高管被查?》的图示,就包括了不到两年内被查的茅台集团原党委副书记、董事长袁仁国,和原副总经理刘自力、高守洪等十几名高管,估计有不少是季克良一手培养出来的“好干部”。
周蓬安:年轻人不喝茅台因为“没长大”?真会拉仇恨
这种“腐败酒”一、两千元一瓶,肯定不会在大排档上喝,一定会在档次较高的酒店喝,一桌酒的代价,哪是一般月薪三、五千的年轻人能够招架得住的?昨晚,我在《不喝领导敬酒被打耳光,那个A角是谁?》一文中对所谓“酒桌文化”给予了直截了当的批评,认为如今年轻人反感“酒桌文化”,这是一种社会进步。而有人堂而皇之地吹捧“酒桌文化”,只能说明我们这个社会离文明还很远!因此,我只能对所谓的“酒桌文化”给出一个字:呸!
如果实现了“财务自由”,或者因为手中有权,可以随心所欲地在二锅头与茅台之间选择,在大排档与盘古七星酒店间选择,我相信绝大多数年轻人会选择茅台,选择盘古七星酒店。可如今绝大多数年轻人的月薪仅有三、五千元,够得上用茅台酒在盘古七星酒店招待一次同事吗?当然,如果要托官员办事,他们或许愿意花掉一年甚至更长时间的工资,用茅台酒在盘古七星酒店讨好官员。这正是官人、富人能长期在高档酒店喝茅台的根本原因。
贵州茅台前董事长季克良无疑最了解茅台酒价格,也应该了解中国年轻人的收入水平,了解没喝过茅台的中国成年人占比至少有九成以上。因此,季克良凭借自己的优越感,如此公开刺激普通百姓,刺激年轻人,极不明智地“拉仇恨”,至少忘了“和谐”二字,相当可恶!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