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蓬安:小区存放十万个骨灰盒,难道不是被逼无奈吗?
2020-09-04 15:17:33
  • 0
  • 0
  • 3
  • 0
周蓬安:小区存放十万个骨灰盒,难道不是被逼无奈吗?
天津市滨海新区中塘镇,一处公益性骨灰堂被改建成住宅式,并违规出售。记者实地暗访发现,该建筑群分为两期,共16栋楼房,楼房外形与普通居民小区无异,但窗户都是黑色的。进入楼房内部,记者发现每层大约有25户房,面积20平到50平不等,每家每户门口都悬挂着“X氏祠堂”的牌匾和大红花。工作人员称该小区楼房目前接近售罄,因为更接“地气”,地下室最贵、阁楼价格最便宜。(9月2日《澎湃新闻》)
周蓬安:小区存放十万个骨灰盒,难道不是被逼无奈吗?
我佩服这些人的创造能力,如此将一个地产项目改建成堆放骨灰盒的小区,这才是名副其实的“坟地产”。一年半前,新浪微博曾推出#暴利坟地产#话题,我写了一个短评:
首先为首次提出“坟地产”概念的大神点个赞!相比较安葬死人的墓地那令人咋舌的“天价墓”,由活人居住的商品房“高房价”又算得了什么?
将墓地炒作成稀缺商品,也不知道是哪个丧尽天良的坏东西的创意?这些人应该是不得好死,死了后也必然要下十八层地狱。
土地公有制,你是不是该确保每一个公民都能“死有所葬”?公墓原本是公益的,但却养了一个盘剥死者亲属的腐败集团。当我看到某一线城市的居民,在相邻小城市购房,专门用于安放其先人骨灰盒,并导致小区房价大跌的新闻后,真是怒不可遏。这种荒诞的事情,只能在荒诞的社会才有可能出现。我倒是希望这个新闻是虚假新闻。
这新闻确实不是假的,但我们的思维往往是“假”的。比如如今城里人无论有没有房,都在骂“高房价”,骂政府调控不力。可大家平时却忘了,几乎所有城市的墓价,都远高于房价若干倍。六年前,《河北一民政局副局长叫卖皇家陵园 高出房价15倍》一文,就报道了北京因为墓地稀缺,从而产生了“天价墓”。笔者曾以《涞水皇家陵园,已率先成北京“副中心”》为题,认为保定市涞水县“皇家陵园”,已率先成功成为北京“副中心”,正张开双臂迎接北京市民来此购置墓地。
而八年前《北京墓地价格4年最高涨6倍 家族墓地每平米35万》一文所披露出来的信息,不仅仅说的是墓地价格是房价的十倍,更是以刺激国民神经的内容,似乎是要说明部分北京人已由过去的“住不起”,恶化到如今的“死不起”了。换句话说,在经济高速增长的今天,北京人究竟是更加幸福了,还是生存压力更大了?
由李立国曾经领导下的殡葬业,腐败应该是当今中国的一个共性问题。一个公墓就能炒到几十万,单位面积比顶级城市最豪华别墅都贵,就是“抢劫”老百姓财富,这是人干的事吗?一个骨灰盒几万块,就是“发死人财”。天价墓,天价骨灰盒,天价运尸费,天价停尸费,缺德到家了。这种弄得老百姓“死不起”的事业单位,实质上就是害人单位。
正因为被“天价墓”所逼,富有创造性的中国开发商,才会将天津市滨海新区中塘镇的这处公益性骨灰堂被改建成住宅式骨灰存放点。其实,这种情况在“和谐中国”并非个案,搜索“小区 骨灰盒”,竟出现200多万词条。
相比较而言,天津市滨海新区中塘镇的这处住宅式骨灰存放点还是比较科学的,至少人们是按照公墓的需求来购买的。而最为恶劣的,是一些住宅小区内的部分房产沦为住宅式骨灰存放点。
近几年,网上不断曝光某某特大型城市市民在周边城市买房子放骨灰盒,导致某小区房价大跌的新闻。《你们买的小区里有买房专门放骨灰盒的吗?今天我都被吓到了!》一文称,最近回老家听说,有几个买的火热的小区里,有北京的专门包一栋楼要专门放骨灰盒,我听了直接不信。朋友说,不信也是真的,官司都打了。我直接吓懞了。真不敢相信有这种事儿!幸亏当初听家里人建议买了比较偏的小区了。因为京津冀一体化,我们这也是一小时经济圈,北京到我家才四五十分钟,不但把房价炒起来了,没想到也成了北京人的墓地。唉!
北京的墓地价格这么高,难道是没有土地?两年前,我在《北京宠物墓地,透出“人不如狗”的腐臭》一文中曾写道:我就想问一问北京市国土资源局、规划局的领导们,让你们拿出一块地来做逝者的墓地,你们总是说土地资源稀缺,可你们却在北京六环外为原本应通过焚烧做无害化处理的死狗提供了一块100多亩地作为墓地,难道也是“人不如狗”的思维?
网友(@纸上速评)的评论可谓一针见血:“坟地产”这个名字起的好。现在的炒作模式也很像了。中国不缺荒山野岭,何处青山不埋人,但是可以人为制造紧张,然后求之暴利。左手平坟,右手卖地,让不花钱的死不安宁,最后就得乖乖掏钱买平安了。
天津这个小区存放十万个骨灰盒,难道不是被逼无奈吗?在此我还要认真地建议:因为土地公有制,国家有责任像给困难群众建设廉租房、公租房,以确保“居者有其屋”一样,理应确保每一个公民都能“死有所葬”。山地稀缺地区,就不妨推广该“天津经验”,可以楼层盖得更高些,户型做得再小些,给逝者一个寄托灵魂的地方吧。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