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校社团贵族化,更易培养贪官与太监
2018-10-03 13:55:49
  • 0
  • 1
  • 10
  • 0
周蓬安:高校社团贵族化,更易培养贪官与太监
成都航空职业技术学院一学生社团的QQ群内,一位低年级学生@学长询问开会时间,被两位高年级学生社团干部教育并辱骂,截图显示,一位袁姓学生表示“杨主席是你们直接@的?现在你是在叫学长?我不想看见第二次。”另一位刘姓学生表示,“请各位试用干事以后注意自己的身份和说话方式@全体成员”(10月3日《未来网》)
高校社团贵族化,更易培养贪官与太监
该文标题中使用《又一学校社团逞官威?》似乎是有意对教育部手下留情。因为这根本就不是“又一学校”的问题,估计是相当普遍化了,这里如果用“又曝光一学校”或许更为恰当。
按理说,如此“等级分明”的事情不应该发生在学校,更不应该发生在“中山大学‘学生官’事件”之后。7月19日,中山大学学生会官方微信公众号发布的《中山大学学生会2018—2019学年度干部任命公告》中,按照三个层级公示了200多个学生干部岗位,而在“秘书机构”和“组成部门”两层级中,还特别标明了职位是“正部长级”还是“副部长级”。
这似乎是要套国务院机构至少是共青团中央的机构的做法。但这么一大堆“正部长级”、“副部长级”被套在一个个青年大学生头上,还有“主持常务工作,正部长级”的头衔,俨然一副等级森严的“官场”派头,培养官威要“从大学抓起”?这是要培养新时代接班人,还是要培养下一代“嗜权如命”的贪官?
该文谈到的“又一学校”,是指四川理工学院一位大三学生,他的一位好友是学校社联的成员,在今年中秋节,社联组织部一位部长在群里@全体成员,让各个小干事给部长、主席发祝福,不要把名字打错。一位社团成员因写错部长/主席名字被要求抄写50遍、还要“开大会检查”,另一学生把社团要求给部长/主席发“节日祝福”的消息截屏发到贴吧,被社团成员找上门要求道歉、追责。
从中山大学学生会的职衔,我们似乎看到了中国未来官场等级森严的雏形,官是官,民是民,界限分明,比较符合此前中央巡视组所称“机关化、行政化、贵族化、娱乐化”现象。而从成都航空职业技术学院学生被社团干部教训不得直接@“杨主席”、不得叫学长,试用干事说话时要“注意自己的身份和说话方式”,到四川理工学院学生要求社团成员过节必须给主席团成员发送祝福短信、一位非社团学生把此通知截图发学校贴吧后,被要求“道歉”并且威胁国庆后处理,却暴露出这些高校的社团、社联组织更为严重的问题,那就是“太监化”现象已经非常严重。
高校社团贵族化,更易培养贪官与太监
不能喊“杨主席”,并非杨主席自己规定的;给主席团成员发送祝福短信,也并非主席团做出的决定。弄出这些在当今官场、当今社会都难以看到的恶心做法,绝不是这些“马屁”学生少不更事,而是他们“太懂事”,从小就深谙投机取巧,懂得巴结权贵,不惜踩着同学的肩膀往上爬。这种习惯一旦养成,告密、搬弄是非是他们最显著的特性。这种人一旦得势,必然祸害社会。
高校社团贵族化,更易培养贪官与太监

而四川理工学院社团组织某领导“把我的名字抄50遍,开大会检查”的回应则令人不寒而栗。就算他是学校社联主席、一把手,手中能有多大权力?同学写错了姓名,有多大的事?竟然令同学抄写50遍,还要“开大会检查”,我们分明看到了一副“龙颜大怒”的样子。这种反应,是故意强化层级理念,故意强化职务淫威。我担心,这样的人如果今后进入体制内,一定会将手中的权力用到极致。我更担心的是,这些学校社团的“头头”们,毕业后更容易进入体制内,更容易掌控公权力,也更容易成为贪官。
总书记曾指出:做青年友,不做青年“官”。学生社团原本是个“自我服务、自我管理、自我教育、自我监督”的服务组织,可他们在现有严重官僚的教育体系下,却成为官僚体制的附属品。尤其是“八项规定”出台之后,这些大学社团组织依然显示出严重的“官僚气”,这些陈规陋习、陈腐风气,与现有“大环境”格格不入。这不仅仅是远离青年群众问题,更为严重的是表露该组织已经“高位截瘫”的本质。这些社团干部没有学会服务同学,却先学会了“高高在上”地做官,这种歪风该下决心“刹一刹”了,否则这些学生会“正部长级”、社团主席等光环,迟早会成为其个人职业生涯的“负资产”。 (我的主公众号为“ zhoupengan1 ”)
新闻链接:
又一学校社团逞官威? 过节必须给"主席"发祝福    

 (长按以上二维码关注我的公众号)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