降压药比美国贵6.25倍,“药耗子”们作孽啊
2018-11-08 11:34:32
  • 0
  • 1
  • 11
  • 0
周蓬安:降压药比美国贵6.25倍,“药耗子”们作孽啊
11月6日,新浪网《药价高再引关注 中国降压药最高是美国6.25倍!》一文报道,在中国:氨氯地平售价是美国的2.33倍;硝苯地平缓释片售价是美国的6.25倍;美托洛尔售价是美国的4.5倍;缬沙坦售价是美国的1.8倍;厄贝沙坦售价是美国的1.5倍。
降压药比美国贵6.25倍,“药耗子”们作孽啊
人均GDP为中国6倍的美国,却享受着低物价,这不能不值得中国人深思。福耀玻璃集团创始人、董事长曹德旺曾说,美国工业用的能源价格低,其中电价是中国一半,天然气只有中国的1/5。对比美国能源信息署EIA的数据,2012年-2014年,两国工业用天然气价格相差在4-5倍左右。其中,2012年4月份,中国的天然气价格一度接近美国的10倍,数值分别是4.8元和0.53元,但是近些年价差有所缩小。
中国能源匮乏,进口能源业务又被国有性质的“三桶油”垄断,价格较美国高还能马马虎虎解释得通,而貌似完全市场竞争的降压药,有什么理由比美国贵3.3倍呢?
该文分析了三种原因:一是中国药品上市成本更高。该文作者非常客气地将这块成本归罪于药品生产的注册过程漫长,要取得监管部门的许可,必须支付大量的注册费。而长期关注药品价格的笔者认为,这其中有大量用于行贿的腐败成本,这些钱都送给谁了?我这里可以列出“一长串”贪官的姓名,其中药监系统如下:
原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局长郑筱萸
原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副局长张敬礼
原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副局长吴浈
原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医疗器械司司长郝和平
原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药品注册司司长曹文庄
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医疗器械监管司原司长童敏
原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药品化妆品注册管理司(中药民族药监管司)司长王立丰
原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药品注册司化学药品处处长卢爱英
原国家药典委员会常务副秘书长王国荣
原中国药学会咨询服务部主任刘玉辉
原中国药学会副秘书长刘永久
原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药品审评中心副主任尹红章
原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药品注册司生物制品处调研员卫良
原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药品认证管理中心孔繁忠
中国药品生物制品鉴定所祁自柏、白坚石、陈继廷等
国家发展改革委员会价格司管理药品价格的贪官如下:
原国家发展改革委员会价格司司长曹长庆
原国家发展改革委员会价格司司长刘振秋
原国家发展改革委员会价格司副司长周望军
原国家发展改革委员会价格司副司长李才华
原国家发展改革委员会价格司副巡视员郭剑英
除此之外,还有药品集中采购的众多贪官,这是一个庞大的“群腐集团”。有了这个“群腐集团”,中国人不吃“高价药”那就肯定解释不通了。因此就有了诸多央视报道的诸多药价虚高的案例:芦笋片价格虚高1300%,恩丹西酮价格虚高2000%,克林霉素价格虚高2100%,奈福泮价格虚高6600%,葡醛酸钠注射液价格虚高9137%,骨瓜提取物注射液价格虚高105倍。
该文分析中国药价贵的第二个原因为“从药企到患者,中间层层成本”。我就一直感到奇怪,几乎所有的产品都能“买卖见面”,为何药品销售要弄那么多的环节?医药公司、医药代表有什么必要存在?此前药品从厂家到医院,超过10张票的都有,如今实行“两票制”,就逼出了药品生产企业超乎人们想像的高额销售费用。连广告都不允许做的药企,有什么销售费用?无非是行贿成本。
该文分析中国药价更贵的第三个原因为“医生的灰色收入”。药企向医生支付报酬以鼓励医生开处方,这种处方价格可达到药品价格的40%,占一些医生总收入的75%。有意思的是,该文认为在目前“药品零差价”现状下,似乎绝迹了。这纯粹是想当然,我在《武进“二次议价”,揭开“零差价”画皮》一文中,曾剖析过这个问题。
说一千,道一万,造成中国药品价格“没有最高,只有更高”的唯一原因,就是腐败分子掌握了药品审批、价格核定、药品买卖、药品推荐使用的权力。这些“药耗子”一心一意“捞黑钱”,哪顾百姓看不起病“等死”?简直是丧尽天良。 (我的主公众号为“ zhoupengan1 ”)
新闻链接:
药价高再引关注 中国降压药最高是美国6.25倍!    

 (长按以上二维码关注我的公众号)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