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击“挂床”骗医保,国家医保局“发力”了
2018-11-29 08:12:31
  • 0
  • 0
  • 2
  • 0

打击“挂床”骗医保,国家医保局“发力”了

11月16日,辽沈晚报《沈阳"骗医保"医院附近居民:新闻刚播完 警察就来了》一文披露,沈阳“骗医保”事件曝光后,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和国家医保局作出回应,沈阳市政府已采取四项措施。两家处在风波中的医院已连夜被责令停业整顿,15日晚,四辆警车停在医院门前,另有两名民警在医院门口巡逻,禁止任何人进出。

打击“挂床”骗医保,国家医保局“发力”了

如今民营医院“骗医保”,我不敢说百分之一百都不同程度地存在,但肯定是绝大多数医院都这样。而更为严重的是,不仅仅民营医院这么干,很多公立医院也这么干,尤其是区级医院、乡镇卫生所,恐怕还相当普遍。沈阳被曝光的这起“骗医保”案件,其作案手法就是通常所说的“挂床”。以下是文章介绍的爆料内容:

第二天一早,母亲和几名老伙伴被一辆面包车接走,直到当晚5时许母亲才被送回家,说起白天的经历,母亲非常高兴,“她跟我说去了医院就有人把医保卡收走了,白天她就在那跟人唠嗑,医院给供吃供喝,到下班点了还有车给送回来。”第二天母亲崴了脚没有再去,半个多月后,一名当初同去的老伙伴帮刘先生的母亲带回了她的医保卡,随卡一起带来的还有200元现金。

这种“骗医保”手法与年初报道淮安市淮安区一家民营医院的骗法如出一辙。1月15日澎湃新闻报道,在淮安市淮安区就有这样一家民营医院,农村老人前来就诊只需缴纳100元钱,即可在医院住院治疗一周,包吃包住。一周之后,还有车辆负责将老人送回家。而所有一切,只需患病老人将自己的社保卡抵押在医院。

经媒体曝光后,该案已移送公安机关。遗憾的是,这件明显涉嫌诈骗的案件,却未见后续报道。笔者在此也提醒当初曝光该案的澎湃新闻采编人员,何不跟踪一下?说不定能弄出一篇“好新闻”来。

更令人惊讶的是,“骗医保”不仅仅存在于小医院,甚至还有名称中冠“省”的大医院也这么干。此前新华社曾报道,在安徽中医药大学第三附属医院,只要有社保卡,得什么病、拿什么药、谁来体检,都可由患者“点单”。为了套取医保资金,该院医护人员在检查、诊断、住院等环节大肆造假。新华社提到“陈女士第二次‘挂床’共花费6000元,其中自费部分不足1000元,其余部分均由职工医保支付”、“住院后的常规体检,如果没时间做,也可以找个同性别的人来替做”、“医保卡长期放在该医院,11年来‘被刷卡’800多次”、“陈女士不仅拿了1700多元的药,还获得了一张价值3000元的医院推拿服务卡”、“该院‘认卡不认人’,只要一人有社保卡,全家都可以凭这张卡住院、拿药、做推拿保健”等等,都暴露出该院长时间、大面积“骗医保”的不争事实。

令人难以理解的是,对该院如此恶劣的“骗医保”行为,警方竟然没有介入,最终处理更是“不痛不痒”:负有主要领导责任的安徽中医药大学第三附属医院党总支书记张景湖、医院院长何光远、医院副院长张铁铭分别受到党内严重警告处分,行政记过处分及撤职处分;负有重要领导责任的医院党总支副书记杨永晖受到党内警告处分;负有直接责任的医院医保办主任汪利荣等人受到撤职处分;同时对涉嫌违规的8名医护人员进行行政立案查处,其中情节严重、影响恶劣的予以解聘。

此次沈阳市“骗医保”事件曝光后,辽宁省卫生健康委及沈阳警方能够及时履职,无疑和新成立的国家医保局“不缺位”,高度重视医保基金安全有关。此前“骗医保”案件也是不断被曝光,但绝大多数未见中央甚至省级管理医保的相关部门发声,最终多数是不了了之。我相信沈阳这起“骗医保”案件,医院投资人必将受到应有的处罚。

我再乐观地预测,只要国家医保局持续“发力”,罚得“骗医保”医院投资人、管理人血本无归,甚至依法将他们投入“大牢”,并追究与他们沆瀣一气、共同分赃的官员法律责任,追究那些长期“不作为”的管理者行政责任,并辅以一些技术手段,我相信目前极为猖獗的“骗医保”行为将能得到有效遏制。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