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婚男胁迫15岁少女同居,公职身份从何来?
2018-07-02 10:32:19
  • 0
  • 1
  • 6
  • 0
周蓬安:已婚男胁迫15岁少女同居,公职身份从何来?
请勿转发公众号)近日,有网友发布信息称,华阴市华西镇政府一公务人员诱骗、胁迫一名15岁少女发生性关系。6月30日,记者从办案民警处获悉,经调查两人属男女朋友关系。初次发生关系时,少女已年满14周岁,因此不予立案;华西镇政府回复,涉事男子为该镇职工,属工人身份,根据警方结论按规定给予其记过处分。(7月1日《华商报》)
已婚男胁迫15岁少女同居,公职身份从何来?
在任何一个正常的社会环境下,公职人员都应以更高的道德标准来要求自己。中国党政机关各项管理规定中,对公职人员的道德要求也都是特别强调,即使两个成年人之间发生你情我愿的“通奸”关系,也是党纪政纪所不能容忍的,因此在各种通报中,什么“道德败坏”、“作风腐化”、“生活腐化堕落”、“生活糜烂”、“生活极度糜烂”,什么“与他人通奸”、“与多人通奸”等词汇是不断出现。
无论警方还是镇政府,对涉事男子(雷某)的处理结果,都无法令人信服,明显存在“袒护”的嫌疑。因此,该案已经引发一波严重的舆情,笔者在此也有意助推一把,希望引起华阴市及其上级渭南市乃至陕西省纪委监委的重视。笔者将从“28岁的雷某是如何成为华西镇政府工人”这个切入点,分析雷某是不是有后台?分析雷某受警方及镇政府“袒护”的可能性有多大?
从媒体报道的内容看,雷某与这名15岁少女发生性关系并非近期的事情,应该有一段历史了。两人初次发生关系时,少女是否已年满14周岁,笔者姑且相信警方的通报,但通报中没有提到“诱骗、胁迫”情节,我是持坚决的怀疑态度。请撰写这份通报的警务人员注意,既然你们确定“雷某还经常到少女家去,并多次留宿”,那么与该少女一起居住的奶奶、妈妈会视而不见?请办案人员“换位思考”,如果你们家十四、五岁的女儿经常带一名已婚男回家“同宿”,你们会听之任之,不与这名混账的已婚男抗争?
已婚男胁迫15岁少女同居,公职身份从何来?
我更相信这名少女的母亲高女士的实名举报内容。她举报雷某家中已有妻儿,诱骗她家15岁的未成年女儿,并经常胁迫这名少女与其发生性关系。连续多日,雷某每晚开车去少女家中过夜。还称少女被对方用刀架在脖子上,并遭到语言威胁,对她女儿造成了严重的心理障碍。
如果高女士的举报内容属实(我相信主要情节属实),即使雷某最初与该少女发生性关系系双方自愿,但只要“用刀架在脖子上强行与其发生性关系”的事实存在,雷某无疑构成强奸罪。
镇政府的回应也十分“雷人”,甚至暴露出其本身业已礼崩乐坏。镇政府回应“经与办案民警了解,雷某与少女属男女朋友,两人之间发生性关系属实,但不存在强奸犯罪嫌疑”实在是不动脑子。笔者虽然理解“男女朋友关系”不是他们发明,但将自家已婚公职人员与一名年仅15岁少女的“不伦”性关系说成“男女朋友关系”,这显然有悖伦理与公德。尤其是在少女家属称雷某虚报年龄、谎称未婚的背景下还如此轻率认定,如果没有包庇、袒护成分,那就无法理解了。你一个公职人员与15岁少女“发生性关系”,所造成的不良社会影响,难道还不够严重?
已婚男胁迫15岁少女同居,公职身份从何来?
笔者在此还要给华阴市、渭南市、陕西省纪委监委划个重点,也算是举报吧。即28岁的雷某是如何取得镇政府工人身份的?
镇政府通报称“雷某28岁,已婚,属工人身份”,大家一定看出了不同。在如今党政机关中,工作人员有着不同的身份,分别是公务员、事业编制、在职职工、聘用人员。一般如“警察打人”、“城管打人”事件发生后,最后结果一般都是“协警”、“协管”打人,轻松开除完事。若是有编制的正式职工操事,接受的是政纪处分,比如雷某接受的这个不会伤及其“皮毛”的记过处分。
已婚男胁迫15岁少女同居,公职身份从何来?
有点说不清道不明的是,给予雷某记过处分,是按照《事业单位工作人员处分暂行规定》作出的。你一个镇政府,怎么是事业单位?工人身份的雷某,怎么就享受事业单位工作人员待遇?而最为关键的是,雷某这个工人身份是如何取得的?
大家知道,党政机关招收工勤人员应该是约20年前的事了。那时候,有门道的人会将自家及关系户考不上大学或退役的子女安排进党政机关开车、搞后勤、当打字员。据我了解到的本市情况,目前似乎已经没有40岁以下的工勤人员。那么,在一个“逢进必考”的大环境下,28岁的雷某是如何进入镇政府,并成为一名正式工人的?
只要纪委监委解开这个“谜底”,其它问题也就自然解开了。 我的公众号为“zhoupengan1
新闻链接:
公职人员与少女发生关系:2人因男方孩子上学认识

已婚男胁迫15岁少女同居,公职身份从何来?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