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蓬安:没有“地域黑”,只有“自己黑”
2020-06-29 21:28:16
  • 0
  • 0
  • 1
  • 0
周蓬安:没有“地域黑”,只有“自己黑”
关于网民反映在沙子口流清湾海边捡拾鲍鱼被村民要求赔偿事宜,街道办事处和社区第一时间找到涉事村民,对其进行了严肃的批评教育,村民已向游客赔礼道歉并退还收取的费用,双方达成和解。在此,我们重申,对于类似事件,发现一起就严肃处理一起,绝不能让个别人的不文明行为影响了整个区域的良好形象。同时,街道和社区以及相关部门将加大对社区居民的宣传教育,不断提升社区居民的文明素质,为营造良好的旅游环境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6月25日《崂山发布》)
周蓬安:没有“地域黑”,只有“自己黑”
《捡只鲍鱼被索500,官微扇了“洗地狗”的脸》(“洗地狗”专指上来就谩骂的ID)一文中曾对这个鲍鱼是不是该村民养殖提出两条质疑理由,一是该村民向游客索要500元钱的时候说这是“天然鲍鱼”,二是《青岛市崂山风景区条例》第三十二条规定,在海域保护区内,禁止在一级保护区毗连海域筑池养殖,严格限制其他区域筑池养殖;严格限制影响景观的浮筏、网箱养殖规模。
说句实在话,崂山区政府此次快速处理了一件“坑客”事件,其处理手法较5年前处理“青岛大虾”时果断多了,为当地政府赢得了荣誉,也为准备去青岛旅游的外地人吃下了一颗“定心丸”。
拿脚后跟想也能明白。游客发的视频是包含当地官方处理结果的,而官方不可能不经认真调查就发布案情,官方更不可能包庇外地小偷,而无理地批评本地村民。
周蓬安:没有“地域黑”,只有“自己黑”
如果那位游客是“偷”,在支付80块钱后还敢报警?外地人偷了人家东西还报警,这不是给自己找麻烦吗?你偷了人家鲍鱼,物主还需要向你退钱、道歉?如果不是村民有问题,街道办事处和社区怎么可能“对其进行了严肃的批评教育”?更不可能有“对于类似事件,发现一起就严肃处理一起,绝不能让个别人的不文明行为影响了整个区域的良好形象”这样的表述。
当一个热点事件发生后,如果有以下四种新闻表述,一是发生纠纷一方当事人发出的内容模糊的现场视频,二是连实名认证都没有的网友在知乎上发帖叙述的事件经过,三是没有实名认证的网友给你发布一个不带链接的事件经过,四是官方就该事件的通报,你信哪个?我是毫不犹豫地信官方通报内容。
但是,就有一帮不讲道理的网友在其中“搅浑水”。比如6月27日才发第一帖的(@二营长200206)就在我微博里留言(他自己微博里没有):因为发视频的人引领了舆论,官方如果不这么发通告会怎么样?如果当地zf选择了强行态度舆论会怎么发展?青岛对外宣传的投资怎么办?官方和稀泥看不出来吗?请看一下完整视频在评论不要无脑,这不是洗白,希望事情有一个相对正义结果。再说一遍官方在和稀泥,看之前外国人事件就知道这是官方的一贯态度。
(@静静的独斟酌饮)就更厉害了!他用长篇大论企图误导大家:
周蓬安你就是个网络愤青,键盘巨婴,瞎蹭热度的渣渣。首先,作为媒体人首先要讲求实事求是、客观公正严谨的态度去对待自己所发的任何文字和信息。请问你做到了吗?黑完青岛黑潍坊(笔者注:已证实游客是潍坊人),你了解了事实的经过的吗?你实地调查了吗?单凭当事人掐头去尾的剪辑视频信息你就盖棺定论?
其次,不要动不动就搞地域黑,山东有坏人,你所在的地方就是一片好人?普遍存在信仰缺失的时代你们这群无良媒体恶意炒作传播这些未经证实的消息作何居心?蹭热度就不要脸了?第三,就此次事件而言,你任何一个懂点自媒体的年轻人去套路一个六十岁开外的老农都可以拍出这个自己想要的效果的视频你信不信
第四,不要信誓旦旦的转几个所谓官方发布就觉得你站在了道德制高点。息事宁人和稀泥的官方大有人在,这不仅仅存在于山东官方和此次事件。第五,就此次事件,身边有人去实地考察了,鲍鱼养殖存在的地方是有明显铁门和围栏,也与当时拍视频作者同行者沟通了解了事实经过,就是翻围栏进去撬的
最后,同样作为中国人,不存在哪个省份的人就高贵,哪个省份的人就低劣,有能耐请一致对外,美国、印度、加拿大等等国家需要你们声讨的时候你们这群蹭热度蹭到不要脸的人在干嘛?问问你的价值观和道德,你不觉得自己羞愧吗?
(@长势喜人的嫩韭菜)的跟帖,实际上已经回答了以上问题:
官方傲慢,死不认错,这是有的。但这个事,官方都认错了,我不信,难道信你们几个本地人的为了自身利益的洗地行为?难道信知乎上面的一个截图?洗什么洗,洗不干净啦,去年的大虾,今年的鲍鱼,好客山东这块招牌就是被你们这帮不思悔改的帮凶给毁啦!
而《今日头条》网友(@刀锋侃人间)给我的留言,让我茅塞顿开:
周老师,看样子你对青岛是不太熟悉的,攻击你太正常了,不攻击你那才是有问题呢!这边的人是坚决不允许任何人对他们的城市说一丁点不好的东西的,哪怕你说的都是对的都是为了这个城市的发展!青岛这么些年搞成现在这个样子,也不单纯仅仅是政府的事情,这里的居民实在是太顽固了,绝对是坐井观天,全宇宙都没有青岛好的!我一直不能理解,宽广的大海怎么会孕育出这么一群狭隘的群体,但想想日本,韩国也大概能明白,所谓岛国心态,一个城市大抵亦是如此!有个警察朋友跟我说过,他天天和村民打交道,不夸张的讲(笔者注:隐去了若干字)没事尽量不要和他们有任何接触和来往!
他遇到过一个案例,青岛世园会附近,某市里居民带着小孩去那边玩,小孩尿急,就在一块种菜的地方尿尿了,结果村民要2000赔偿,最后报警处理的结果是,市里这个居民在警察努力的调解下,掏了200块钱才算完,这是真事!
周蓬安:没有“地域黑”,只有“自己黑”
还有一位网友给我留言:讲道理和不讲道理的人是讲不通的。就有那么一部分人,只要是和他寻思的不一样的,就出口成脏。就信他自己寻思的。“人性中可怕的存在着兽性,如果这种兽性没有袒露出来,而是深藏在所谓的诗意外表之下时,则更加可怕”。不分青红皂白,脏话开路,高举着别人都是地域黑的大旗,这种网络痞子真是可恶。
笔者以为,在这个地球上,原本并没有“地域黑”一说。但如果一个地区不断发生莫名其妙的事情,而且发生这些事情后,当地人不是齐声讨伐作恶者,而是集体讨伐“讨伐作恶者”的外地网民,那就把自己弄成和作恶者一伙的了。
可以这么说,没有“地域黑”,只有“自己黑”。如果这个“一伙”足够庞大,而且不断出现新的“一伙”,该地还能给外地人留下好印象?笔者几年前曾写过《痛斥恶警是对好警察的褒奖——也说“洗地”》一文,表达的也就是这个意思。我希望那些“洗地”的青岛人能读到该文,懂得惩恶扬善,懂得孰是孰非,地方的形象就好了。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