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议国家医保局,直接进口印度仿制抗癌药
2018-07-09 12:20:11
  • 0
  • 1
  • 10
  • 0
周蓬安:建议国家医保局,直接进口印度仿制抗癌药
请勿转发公众号)2017年医保药品目录准入谈判,赫赛汀、美罗华、万珂等15个疗效确切但价格较为昂贵癌症治疗药品被纳入医保目录。对于目录内的抗癌药,下一步将开展专项招标采购,在充分考虑降税影响的基础上,通过市场竞争实现价格下降。医保目录外的抗癌药如何实现降价?国家医保局将开展准入谈判,与企业协商确定合理的价格后纳入目录范围,有效平衡患者临床需求、企业合理利润和基金承受能力。(7月8日《央视新闻移动网》)
建议国家医保局,直接进口印度仿制抗癌药
几天前,我在《<我不是药神>仅揭开“天价药”冰山一角》一文中曾经写道,突然感慨当今言论还是真是相当自由(虽然我的公众号仍处于封禁期),否则这样的题材根本就通不过审核。
习惯于遇事往好处想的笔者,结合北京青年报社自媒体“政知道”《“我不是药神”上映前国务院医改领导小组收到新任务》一文所传递出来的信号,感觉“高价药”问题已经引起高层的高度关注,并已做好整治的决心。因为《我不是药神》这种反映民众疾苦,抨击管理机关不作为的影片之所以能通过片审,自媒体也允许自由评论,更有可能是高层正在为整治“高药价”做舆论铺垫。“高药价”不仅仅影响国民的身体健康,因频繁出现因“病不起”而自杀的新闻,对于“全球第二经济体”的大国而言,也有碍国际观瞻。充满腐败的“高药价”不但腐蚀大批干部,腐蚀“白衣天使”,更败坏了社会道德。
特效抗癌药格列卫从印度代购仅需200元(团购价),在医保水平较高的澳洲,个人承担更是不到两百元人民币(凭老年卡仅需27元)的,但在中国的售价却是23500元,此前还全部由个人承担,而类似的药品应该还有很多。如用于治疗1、4、6型丙肝的“吉二代”,在美国进口到国内销售,一个疗程需要约60万元人民币。而印度仿制的这种疗效相同的丙肝新药,售价仅为美国的1/70。
建议国家医保局,直接进口印度仿制抗癌药
虽然中国近年来有一股膨胀的力量,但中国的科技水平与世界发达国家还有不小的差距,一些领域甚至还很落后,正如科技日报总编刘亚东所说,“我的国”也有不“厉害”的地方。中国仿制药的生产水平,与印度相比仍存在着不小的差距。印度积极鼓励专利创新与保护,重视化学成分和特种成分药的专利研究。而中国药企注重广告效应,更将主要精力用于行贿官员与医生了。权威财经媒体报道,2017年,有11家上市医药企业的销售费用超过10亿元人民币。在同花顺数据统计中发现,有53家医药企业的销售费用占比超过了30%,有8家甚至超过了50%。其中,海特生物、舒泰神、龙津药业的销售费用占比超过了60%。
建议国家医保局,直接进口印度仿制抗癌药
我知道,账面上如此之高的销售费用,其实是被“两票制”逼出来的,一旦强推“一票制”,这个数据还会大大增加,一定会增加到令反腐人员“惊掉大牙”的地步。因为目前生产企业报表中的销售费用仅仅是一部分,还有一大部分在流通环节的企业账面上。这么高的销售费用都去了哪?绝对大头被用于行贿了。
建议国家医保局,直接进口印度仿制抗癌药
有意思的是,《我不是药神》原型人物陆勇还很有故事。有位叫(@孔金芳)的网友似乎属于涉医“相关人士”,经常在我的文章后面留下相当有见识的观点,我总是认真拜读,受益匪浅。近期他在《<我不是药神>仅揭开“天价药”冰山一角》一文中留言称:1.司法解释对假药的认定标准的变化才是罪魁祸首,为什么不将所有与中国建交国家批准上市的药都认定为真药,这样才能发挥市场的作用,促进原研药,以及各种仿制药的有效竞争。2.媒体总是夸大原研药的开发成本,第一台电脑很贵,不是现在电脑也很贵,通过人工智能设计药物,现在研发成本已经降低了不是一点半点了,靠歪曲事实宣传了保护高价本身站错了对。3.陆勇的事情前期我是支持的,后期搞个小作坊的药来维持利润我是反对的。市场的药价从来不是陆勇降下来的,是我建群让三五个老外进群后承诺价格才降下来的。但是陆勇整体我还是支持的,否则我不会教他母亲该如何做最终他能无罪释放。
建议国家医保局,直接进口印度仿制抗癌药
如果以上内容属实,我必须向(@孔金芳)网友表示崇高的敬意!您的第一点建议,与几个月前另一位网友给我的留言有异曲同工之妙,也非常符合我此前在微博上发表的观点。这位网友称,我们保守的药品引进制度让中国的重症治疗水平晚了美国十五年。应该建立美国通过的药品中国同步开放进口的制度,且应该用低税率或免税进口。不应该收癌症病人的生病税。
我来补充一点,这个同步开放进口制度不仅仅专门针对美国,其它在国际上信用等级较高的国家新药认证,中国也有应该认可,没有必要再花几个月甚至几年的时间来审核,那样“黄花菜都凉了”。如《卫健委:正加快九价宫颈癌疫苗审批 力争早日上市》一文所表达的意思,我只能用“纯粹是扯淡”来回应。
此次国家医保局声称将推动抗癌药降价,但能让患者满意吗?我担心,在国内药价虚高到“超百倍”的大环境下,进口抗癌药实行零关税,至多也就降价两成,对抑制业已失控的“超百倍”可以说屁用都不管;通过国家谈判,假如能降价五成,那也依然还是“天价药”。
笔者以为,最好的办法就是直接进口印度仿制的格列卫,通过价格谈判会低于200元一盒,癌症患者都满意了。但这也仅仅能解决中国“高价药”千分之一问题。但如果其他药品如法炮制,在世界范围内招标,采购价格最低的同类药,“高药价”问题即可迎刃而解。因此我要提醒新成立的国家医保局领导,请记住总理的话:要把“药价”作为深化医改的“突破口”。(我的公众号为“zhoupengan1”)
新闻链接:
国家医保局:开展专项招标采购 推动抗癌药加快降价

建议国家医保局,直接进口印度仿制抗癌药

  (长按以上二维码关注我的公众号)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